夏深

努力加餐。

追剧太让人难过了。

我终于搞了,搞得虽然很弱智。

剑宿没缩水之前大家都等着他给澡雪宝宝买糖葫芦,现在缩水了,大家纷纷想拿糖葫芦拐骗他。

小老意有一种菩萨般的美!眼睛曲线圆润流畅,脸庞丰腴秀美,宛若仙童。

意绮友情最有感触的点啊!
开始的剑宿老爱找小狐狸玩,俩人天天商业互吹,很有形影不离的架势,到后来各自有了各自的羁绊与责任,他们怀念彼此,但现实逼人,小狐狸说,时间城要是有你就好了;剑宿说,你的工作要紧,不要因为我耽误自己的事。
就像《思旧茶》所说,少时结友,最为情真,而后各自天涯,就遥祝平安。
那不就是年少时自己对热烈友情的渴望,而它在漫长岁月里从湍急到平缓的过程吗?

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总会相遇。

人生不就是丧着活下去吗。

好像一提起绮罗生就摆脱不了贵乱组,没有办法,即便说着没有官配,官方也依然行着卖腐之实,甚至希望藉此来增加人物魅力,但过犹不及啊。

有腐眼看人基的成分,可霹雳里很多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也确实摆脱不了那些卖腐剧情。

虽然嗑西皮带给我快乐,绮罗生的故事还是有些可惜。一部分是退隐于时间城而非苦境的遗憾,另一部分则是遗憾他仍未出去心中的桎梏。不像狗子,灵魂不羁。

牡丹浅植,孤舟漂泊,看起来是自由自在的,但心却从没得到自由,为多情累,为深情累。最后为了不死系和兄弟情被编剧强留在时间城,看起来一生无依终于有了归宿,可归宿在某种意义上,和自由相通,而时间城即便在四轰里剧情多,存在感强,它所代表的束缚远大于归宿的真正意义。

意绮时,江湖恩怨困扰,兄弟同修不能舍,最绮时,情仇更是跨越前世今生,绮罗生每次做出的不后悔的决定,却未必是内心深处的所求所愿。

看到说一留衣才最适合当绮罗生的人生导师,好像确实是这样。意琦行和最光阴对绮罗生的保护都大过引导,这或许是卖腐剧情的弊端,兄弟情中的西皮感大于知己感,哪里顾得上指引呢?可惜衣叔死得早,他顺过宙王的毛,从某种程度来说,也能摸准意琦行的心思,可以说是一个明灯一般的角色。
设定意琦行和最光阴都是绮罗生的知己,可撇开剧外补丁,剧里却没多少如此表达的戏份,意绮还稍稍多了一点,最绮寥寥剧情交代实在有些遗憾。或许连编剧自己也搞不清,剑宿自己的事情太多,狗子心又太大,他们和绮罗生的知己情太草率了。

前期和剑宿一起打打杀杀,后期和狗子困于前世恩怨,最后不是被时间城束缚,而是被自己的心束缚。从意绮到最绮,他的心从来没有解脱,所以从来不得自由。时间城看起来是一个归宿,但何处无江湖,何处无恩怨,心中樊篱没破,这个归宿又有几分归属感。

看到天踦爵与他会面时,还想,后面应该会是交代他如何一路解放心灵,从而在无处可躲的江湖上获得内心的平静,哪曾想bl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他自己的故事却无疾而终,草草收场。

撇开嗑西皮不谈,还是更喜欢他终结恶骨和痕江月的戏份。责任,了断,干脆利落,才是江山艳刀该有的本色。

冥冥之中,江湖浊浪还是没了白衣。

月之画舫上玉阳江的潮声,都化作了一声无人听见的叹息。

剑宿阳刚又正派的长相在这里又嫩又呆好心水!